紙胶,画画,小说,动漫,欢迎来互关啊啊啊♥

杰礼斯

星空下的遐想

总有那么一丝幽幽的念像,游离穿梭在暗红而又奇幻的星穹之下。
我,是来自西方的信鸽国的王子。曾幼小的我常常在星空下胡乱的遐想着,若这个世上真的有比父王更高一筹的上帝,可以去实现人民们虔诚许下的小小心愿,那么为什么要赐予父王如此之高的地位,为什么要造出懦弱无力整天被身份囚禁的我呢?我不知道。父王也不知道。
长大了,我还是不停地在星空下自言自语,脑袋里充斥着儿时的幻想和新的想法。站在城堡顶的钟楼,望向被迷幻笼罩着的信鸽城,夜已如此深,星已如此亮,光亮都已超过旁边隐于紫云的玉轮(月亮),可就偏偏这个时候,信鸽城里不时传来劳人粗粗的喘气声,猫的惨叫,以及老妪为家中死者的哭丧声……那么清晰,彷若就在耳边。我不再去听,我问着自己的心。若真有上帝,苦人虔诚许下的心愿为什么没能达到,为什么苦人没能安稳幸福地生活在父王的城邦里,父王所说的上帝到底是什么?是他自己吗?我抱着头,蹲在星穹下钟楼的台阶上。各种的各种交错在我的脑袋李,我不敢再想。
18岁,对于我来说正是应该出去外交邻国的时期。可是一件大事給精力旺盛的我当头一棒——邻国——金瑰帝国——我应去外交交好的国家,一直在暗地里培养着一批精兵来攻打我们信鸽帝国。战乱爆发了。父王在战争中失去了双臂和一直眼睛,人民在不断的炮鸣,兵器摩擦声中提醒吊胆地四处逃迸。信鸽损失惨重随时有亡国的危险。我抬起头——战争的混乱污了原本清澈奇幻的星穹。我忽的坚定地明白了什么——上帝,根本就只是子虚乌有,苦人的精神寄托,没有上帝,只有自己。没错,现在只有自己,用自己的力量在污了的星穹下打赢这一仗。我拔起插在被炸的松软的土壤中的王剑,支起自己的身体,我告诉自己:“担当这一切吧!现在你就是王!冲上去吧!保护将由自己担当的国家”手一挥,后面败下阵的战士们纷纷重新站起,站在渐渐重新清晰起来的星穹之下。我不再遐想,因为我知道一切都要又自己承担,没有上帝!没有奇迹!带领着军队冲向混乱的战场,我无知无觉,不知杀死了多少人,也不知挨了多少刀,因为在这星穹下不应由遐想!
终于,缺了下半个身体的我躺在了战场上,我安心了——我们的援军来了。我失去了下半身,不得不看见清晰却又模糊的星穹,我想:若真有上帝,我要带着我死去的战士与子民到那里去,用净我的灵魂去保护他们,尽完我的职责……
带着遐想,带着战争的声音,带着死去的战士们子民们的灵魂,飞往那黯紫又美丽的星穹。生命的尾声,我依旧在那星空下依旧幻想着遐想着——怎样担当……

评论
热度(2)

© 杰礼斯 | Powered by LOFTER